上海浦东:美丽庭院添新韵

时间 :2020-06-28点击 :48
 

 

美麗庭院的建設極大地改善瞭村容村貌,鄉村變得更加宜居。航頭鎮福善村的陳慧娜在過去的兩年中每天早上去靜安區上班,晚上便回到村裡住。圖為陳慧娜和她的爺爺。

 

 

中國農民豐收節期間上海藝術傢代表參觀浦東美麗鄉村。

 

 

新場鎮新南村書記盛麗萍為遊客義務導遊。

浦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征、上海現代化建設的縮影,浦東的城與鄉各占半壁江山,新時代浦東的美麗鄉村該是什麼樣子?

今年6月13日,浦東召開美麗庭院建設現場推進會,區委書記翁祖亮在內的四套領導班子悉數到場,區農委、區婦聯等相關區級部門主要負責人,各鎮黨政主要負責人、相關部門負責人等500餘人參加會議。浦東區委召開如此規模的“三農”工作現場會,這些年來並不多見。

2015年,浦東完成瞭基本農田區域內所有村莊的全面綜合整治改造。這一大動作,證明瞭浦東區委區政府城鄉一體化的的決心和擔當。這一次的美麗庭院建設,浦東提出瞭“花小錢辦大事”的口號,形成瞭老百姓的事情“自己想,自己做,自己管”的氛圍,短短一個月,試點工作在13個鎮31個村67個隊組展開,半年後,新區超過一半的隊組已開始美麗庭院建設,特別是在現場推進會之後,浦東達成瞭美麗庭院全覆蓋的共識。如今,浦東所有的村和隊伍都已啟動美麗庭院創建工作。

若非上下求索和美之源,浦東大地豈能迎來如此高效的“美麗”行動?

工作在城居在鄉

“鄉村空氣好,正變得越來越整潔漂亮,市中心房租又貴,有必要擠在城裡嗎?”也許,在90後的心裡,可能早就沒瞭城鄉的糾纏,哪裡更自由、更宜居,哪裡就是傢

“這半年村裡變化真是大的嘞!我們過幾天就搬去老房子瞭,老房子那邊也很美,這邊出租年收入又能增加21萬元,我還可以來自己傢上班。”今年六十的祝茂花說起這半年村子及傢裡的變化,高興得都合不攏嘴。

祝茂花36年前嫁到周浦鎮界浜村,和丈夫一起辛辛苦苦造瞭三間三層的樓房,一傢六口住在一起其樂融融,根本沒想過有朝一日會主動搬回老房子住。

民宿公司原本打算以18萬元的年租價格租用祝茂花傢,突然增加三萬元敲定這個買賣,是因為祝茂花傢所在的界浜村變美瞭。

祝茂花傢門口是近百平方米的水泥地,東邊、南邊是沿河的菜園子,菜園子裡種著玉米、番茄、茄子、空心菜等,隔河是一大片水蜜桃林,站在傢門口就能看到等著采摘的白裡透紅的水蜜桃,“鄉味短文麻辣辦公室合集”十足。連接2個菜園子的,是一座木質結構的觀景臺,精美時尚,和四周渾然一體。

“元旦以前,觀景臺處還是自傢搭的臨時用房,村裡搞美麗庭院,都拆瞭,就做成瞭現在這個樣子瞭,菜園子都圍上瞭竹籬笆、木圍欄,看上去就像上海的公園。”祝茂花明白瞭記者的來意後,前前後後介紹著她傢這半年的變化。

祝茂花傢所在的2組是界浜村“美麗庭院”的試點,也是記者深入浦東“美麗庭院”所選的第一個村組。早上七點左右,記者就獨自在村裡轉瞭個遍。

村子實在是太美瞭!進瞭村子,和風細雨中的一片翠綠映入眼簾,金黃的絲瓜花、紫色的豇豆花倒映在墨綠的河水中,菜園子裡白色的芝麻花、紫色的茄子花跟路邊的格桑花爭奇鬥艷。稍往裡走,鳥鳴聲、犬吠聲聲聲入耳。

“‘美麗庭院’建設才7個月,民宿產業就露出瞭端倪,這是意料之外的,有瞭新業態就不愁沒人來,鄉村振興自然有路可循。”村黨總支書記、主任姚輝說。

鄉村振興說到底要靠人,特別是大都市郊區,村裡有瞭新業態,村裡變美瞭,留住人和心就不再是一廂情願的事。

“我們在村口的小花園裡就豎起瞭‘我們一起回鄉’的牌子,村裡變得這麼美,我相信一定會有人才回村發展生活。”站在新南村路口的小花園邊,新南村黨總支書記盛麗萍笑容滿面地說著。

新南村是典型的農業村,耕地面積近3000畝,桃園、葡萄園已成規模,新場“矮腳青”蔬菜品牌也頗具知名度,因此吸引瞭不少人回鄉創業。盛麗萍跟這些人打交道多,知道美麗鄉村的生態價值和文化吸引力,因此,浦東開始試點美麗庭院建設,她就主動提出把新南村納入試點。

航頭鎮福善村的陳惠娜以實際行動回應著盛麗萍,過去的2年中,她每天早上去靜安區上班,晚上回村住。

記者走進航頭鎮福善村3組時已近正午,氣溫也越過瞭30攝氏度,村子裡少有人影,看到一老一少坐在傢門口聊天,記者就過去打招呼,從而得知這一老一少是90高齡的陳爺爺和他20多歲在靜安小學做數學老師的孫女陳惠娜。

“鄉村空氣好,正變得越來越整潔漂亮,市中心房租又貴,有必要擠在城裡嗎?”陳惠娜看出記者不太相信她每天回村,笑瞇瞇地反問。

看著這個恬靜文雅的90後,記者禁不住為剛才的“淺薄”難為情。也許,在她們這代人的心裡,可能早就沒瞭城鄉的糾纏,哪裡更自由、更宜居,哪裡就是傢。

依靠群眾惠群眾

花小錢辦大事的浦東人,立足區情鄉情,從群眾最關心的事入手,從群眾每日生活於此的庭院開始,依靠群眾,讓群眾得到最大的實惠

美麗庭院沒有固定形式,唯有各成特色。要呈現特色,必須充分挖掘當地文化,用文化裝扮村民門前屋後的小菜園、小果園、小花園,因此隻有發動群眾依靠群眾。各級幹部如何贏得群眾的信任,決定瞭浦東“美麗庭院”建設的進度和質量,決定瞭浦東“花小錢辦大事”的成敗。

祝橋村2組在1986年的龍卷風災害中基本被夷為平地,新建後居民們在庭院裡種瞭很多花,被選為試點後,祝橋村村黨總支書記吳月仙信心滿滿,畢竟基礎好。

站在祝橋村139號老周傢的庭院裡,吳月仙感觸不淺,“你們說話是算數的,我相信你們瞭,老周這句話,一直在我心裡回蕩,美麗庭院建設如果不發動群眾不依靠群眾,即使純粹為群眾做好事也可能無從下手。”

老周大名叫周連官,他傢東側是村子的主通道,記者看到,庭院裡栽著2棵掛滿青柿子的柿樹,還有紅楓樹、桂花樹,樹邊還有玫瑰花等植物,屋後的通道也幹凈整潔,難以想象幾個月前,這裡堆滿瞭1噸左右的舊輪胎和垃圾。

老周是村裡有名的“臭脾氣”,如不合他意,誰也別想進他傢的門,為瞭動員老周清理掉這些垃圾和破舊物,吳月仙登門好幾趟,村裡的年輕副書記還跟老周承諾,等到庭院清理幹凈瞭,他還可以修車,還給他設計制作一個漂亮的修車廣告。老周和他媳婦終於被打動瞭,挑出他們舍不得扔的“寶貝”後,讓村裡的幹部和志願者把前前後後都清理幹凈瞭。

“他現在可開心瞭,紅黃藍3個輪胎的標志獨一無二,在市區的孫子也常回來看他們瞭。”吳月仙說,“剛才我給他打電話,說是出去釣魚瞭,當時就怕村裡不讓他修車,現在看到庭院這麼美,也不提修車的事瞭。”

愛美之心人皆有之。老周的變化,並非是他追求美好生活的熱情被喚醒瞭,說到底,有些村民在告別農村傳統生活時,需要一個心理準備的過程,需要判斷這一次是不是像過去那些從上到下的運動,在過程中需要見證實實在在的收獲或提高。

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發現,無論是城郊村還是遠郊村,類似老周這樣的情況並非個案。

“80%的群眾從一開始就支持,15%的在觀望,還有5%的明確表示不支持,我覺得我們依靠的就是80%的群眾,工作的重點是15%,剩下的群眾總會被同化、感化的。”泥城鎮彭廟村黨總支書記,俞麗華快人快語,“關鍵就看帶頭人肯做不肯做。”

14組被選為該村的試點後,餘麗華和吳月仙一樣遇到各種各樣的情況,但是,她和她的班子成員耐心地做著宣傳解釋工作,起早摸黑做榜樣,彭廟村試點被浦東上上下下定義為“基礎版”的示范點。

奮鬥在一線的村幹部們感受到瞭村民的覺悟和變化,鎮上的幹部同樣感同身受。

“‘你們這麼為我們著想國產三級在線現免費觀看,我們不支持你們的話心裡都過意不去。’聽到這話,我真的很感慨。”泥城鎮鎮長蘇國林說。

美麗庭院建設給瞭泥城鎮黨委、政府一個交出城鄉融合答卷的機會。

“泥城鎮試點被肯定為浦東美麗庭院建設基礎版示范點,我們有信心全面推廣這項工作,讓泥城農村美起來,讓泥城農民過上有尊嚴的生活,讓各類人才心甘情願留在泥城生活工作。”蘇國林說。

不忘初心暖民心

有效推進美麗庭院建設需要無窮創意,諸如“柴磚銀行”等做法可以向浙江等先行先試的地方取經,而有些創意並非空穴來風,唯有感動,才能用心用情,進而獲得靈感

美麗庭院試點在中國美麗鄉村建設熱潮中,這並不能恰如其分地彰顯浦東“更高更快更好”的品牌價值,但是,明確“花小錢辦大事”的理念,把這一理念落實到每一個“美麗庭院”建設實踐中,在實踐中把美麗庭院建設這個抓手上升為“不忘初心”的平臺,顯然為浦東品牌註入瞭新價值。

浦東新區農委和婦聯是浦東“美麗庭院”的具體牽頭部門,鎮村是主戰場,記者在采訪期間瞭解到,為瞭高效高質量推進該項工作,區農委和婦聯形成瞭每2周召開1次現場學習推進會的工作機制,如果沒有各級各部門幹部的身先士卒,沒有把村民的美麗庭院當成自傢的事去做,便難以做到做好,即便做到瞭,也隻是“來去一陣風”。

“美麗庭院的第一步是清潔傢園,農村的傳統是半邊天說瞭算,所以婦聯成瞭具體牽頭部門,幹著幹著,我們就被感動瞭,為啥?這是婦聯融入中心工作的絕好機會,每一次進村入戶,就能感受一次‘不忘初心’。”泥城鎮婦聯主席黃惠英說。

黃惠英和她的同事們一開始並不知道什麼是美麗庭院,為什麼區裡把婦聯立為具體牽頭部門,她們去浙江學習之後懂得瞭美麗庭院的內涵,由此明白瞭區裡的意圖。

泥城鎮婦聯第一時間會同中小學老師一起策劃瞭“我心中的美麗庭院”的實踐作文,並把它上升為“小手牽大手”的宣傳推廣活動,為泥城美麗庭院建設打下瞭不錯的輿論基礎。如今,“小手牽大手”活動已經擴大到浦東各大專院校,試點村把村裡的白墻、路基等的美化都交給大學生們,既為學生們提供瞭瞭解農村展示才華的機會,也為“花小錢辦大事”做瞭很好的註腳。

有效推進美麗庭院建設需要無窮創意,諸如“柴磚銀行”等做法可以向浙江等先行先試的地方取經,而有些創意並非空穴來風,唯有感動,才能用心用情,進而獲得靈感。

“公平村試點不請設計師,沒有用外來的一磚一瓦,美麗立馬呈現,大傢都是被陳老師感動瞭。”

說到公平村美麗庭院建設情況,無論是黃惠英還是公平村黨總支書記兼村主任陳琪,無不交口稱贊起陳老師。

陳老師是個退休老師,今年70歲。她傢是泥城鎮一帶聞名的中醫世傢,這個中醫世傢非常註重大傢庭,從她父親那一代開始就沒有分過傢,因此,她傢的庭院足有一畝地,在她那農藝師愛人的打理下,陳傢庭院簡直就是村裡的植物園。

“歲數大瞭,習慣難改,以前院子裡也堆得亂糟糟的,村裡要搞美麗庭院,跟我的想法不謀而合,我覺得要帶好頭,你看現在像不像民宿?&成熟自拍照rdquo;陳老師笑著說。

前院,百年老樹下是簡樸時尚的喝茶小憩空間,後院,舊磚瓦堆成的“龍”成瞭一景,傢裡的老式農機具成瞭鎮上小朋友接受農耕文明熏陶的寶貝。這一切,都是陳老師一傢人和村裡的幹部們的傑作,而其他美麗庭院,都在這裡得到啟發。

“如果不是和陳老師一起建設美麗庭院,就不能發現陳老師一傢一直在資助著幾戶肢殘兒童傢庭的感人事跡。”陳琪說。

陳老師的愛心感動著陳琪,也感動著黃惠英。“這幾個月我們一直在村裡,發現瞭很多感人的人和事,美麗庭院的內涵由此提升,我們自己也在感動中成長。”黃惠英說。

在感動中成長,是浦東美麗庭院試點鎮、村各級幹部的共同心聲。

在福善村試點組義務勞動期間,看著帶頭的黨員村民肩挑手推的情景,黨總支書記王作懋立馬聯想到瞭淮海戰役。

在祝橋村,從部隊回到村裡作為儲備人才的倪佳偉通過挖掘村史和文化,成瞭祝橋所有村民們的好幫手。

泥城鎮區域發展辦公室的陳程,到試點村組能叫出每一戶的姓名,每一戶的村民又都知道她是誰為什麼事而來……